《滕王阁序》在古文中处于什么水平?

吃完饭没事随便阅读了下知乎,逼乎再次刷新了我的认识,让我误认为来到网易消息了。

不知道逼乎的各位大佬处于什么程度。一个个连《滕王阁序》都不入法眼。

阅读了一些答复,有很多人评论,不外乎,骈文,空有其表,文辞富丽精美而已,好的文章应当文以载道等等。

骈文和古文都是属于特属时期的产物,到底孰优孰劣,谁也说不明白,究竟是两种完整不同的文体作风,就好比道家和佛家的争辩一样没有意义。

在王勃写序时光,骈文属于社会主流,就算后来的古文活动提倡者韩愈都对《滕王阁序》赞美有加。后来骈文没落,古文成主流,一帮跟风的人就是站在这点自认为是的以为,空有其表,王勃造句厉害而已。

我真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真的。文以载道,是你的道还是别人的道?就你的道是道别人的就不是道了?《滕王阁序》空有其表?不知道你到底看懂看清楚了没?

嗟乎!时运不济,命运多舛。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。屈贾谊于长沙,非无圣主;窜梁鸿 于海曲,岂乏明时。所赖君子见机,达人知命。老当益壮,宁移白首之心?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。酌贪泉而觉爽,处涸辙以犹欢。北海虽赊,扶摇可接;东隅已逝,桑榆非晚。孟尝高洁,空怀报国之心;阮藉猖獗,岂效穷途之哭!

空有其表?被你吃了?

王勃时期骈文为社会主流,那么就算批评也要站在当时的时期背景下,如果你真能说出个所以然我也信服你,但是只知道人云亦云,亦是让人笑掉大牙。

一帮不知丑恶为何物的人,就好比拿着个智能手机,却且只会讥笑马丁·库帕站在纽约街头打电话的手机是砖头一样。

实在忍不住了,愤青了一把。

昨天看到几个答复,我并不是个暴躁或者说愤青的人,反而相反,生涯中比拟理智和随和。知乎上这是我第一个直接针对的答复。重要看到这下面两个答案,才忍不住出来说了下几句,可能我词意表达比拟快,让我自己都发生了一股愤青的感到,索性最后承认自己愤青。这么多人点赞也出乎我意料,下面我把两个答复的选一段放在这里。

1..如果把中国单篇经典100篇古文,比作一个班级,里面有一百个学生,那么,《滕王阁序》最多只能排在80名左右。说不好还要被挤到最下游程度。文章最主要的在立意,无意则无境,否则,只不过是缀文辑字,童子之事而已。我以为王勃的这篇文章水准一般,通篇大话,华而不实。(他自己评了100篇经典古文,不跟他杠骈文,古文或者说散文的差别,排多少名是他自己的事,但是这句“缀文辑字,童子之事而已。”)

2,.《滕王阁序》更像是用华丽语言堆砌出来的宫殿,规矩,整齐,有工匠精力。但宫殿中间却空无一物,空空荡荡,没有灵魂。远远看看会感到金碧光辉,但绣花枕头,通篇更像是一次对人对物的吹嘘,空话套话一大推。(自己懂得)

★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,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★。
本文链接:http://yinshanyanke.com.cn/500.html

最后编辑于:2021-06-02作者:admin

上一篇:
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