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艺兴为什么恐鱼,恐鸽子?

闲逛知乎,正好最近遇到了“怕动物”的事,答一下。

不是粉丝,路人都算不上,重温鸡条甚至会跳过张艺兴,专挑黄磊和孙红雷的片断看。

(针对上面这句话,评论区有一个人对我进行了血统拷问。我的原意是对张艺兴几乎完整不懂得,除了极限挑衅,没看过他的任何作品,所以我没有帮他说好话的理由;这次站在张艺兴一边,完整是因为我懂得这种胆怯,所以信任他的胆怯。就这么随手一写,坏了,人家挖坑了。按这位的逻辑,我如果不是粉丝不是路人,我就只能是黑;如果不是黑,我就是粉装路人;依据这个答复的立场断定,第二种的可能性比拟大。但我摸着良心说,确切不是粉装路人,那只好自证是黑了:重温鸡条的时候,我就是对张艺兴的部分没有重复观看的兴致,跳过他的动机和想法就是“这段不咋好看”。怎么样,符合“黑”的尺度了吧?现在我是黑了,满意啦?)

但在这个问题上,我得替他说几句话。

最近正在申请某动物园animal care岗位实习。这个岗位本身就带有很强的指向性,动物园、饲养、维护教导、相干专业背景硬性请求,这几个要害词就足以形成第一轮筛选。可以想见,会投简历的都是爱好动物、专业出生的学生。

即使是这样,在面试环节,还是被再三问了“你有没有特殊害怕的动物,比如鸟类、鱼类、山羊(特殊提到了山羊,可能是宗教原因)、爬行类”。

可见,即使是自动争夺和动物密切接触的机遇的人,也有自己胆怯的动物。

我想说的不是张艺兴怕不怕鱼和鸽子的问题,而是懂得、尊敬个体差别的问题。

即使张艺兴没有其它答案里提到的“凝血障碍”,他说他怕,他就是怕,他不须要任何理由

我可以徒手拿蟑螂、蜘蛛、鞭蝎等等大部分人不愿意碰的东西,但我非常惧怕一种叫蚁鴷的鸟。

我可以跳进混了尿液的废水池去修补破绽,但我不敢碰缠在地漏上的头发。

我一个朋友,男性,本硕读的都是动物行动学,常年做野外维护,但怕老鼠怕得看到都会打冷战。

我不会一边给被救助的猛禽筹备老鼠餐,一边问“你一个大男人,一只逝世耗子有什么恐怖的”。

我一个同窗,女性,专业方向是植物管理(不知道这个翻译规不规范),天天跟虫子打交道,但非常非常惧怕蚰蜒(如果有人好奇蚰蜒长什么样,我的建议是……最好不要百度)。

我不会问她“你什么虫子没见过,蚰蜒又没毒,有什么恐怖的”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胆怯,评论区证明了这一点。

在一些人眼里再普通不过的事物,在另一些人眼里可能是噩梦。

任何人都不须要、也不应当被请求百般说明和证明自己的胆怯。

请尊敬别人的胆怯,而不是用“居然”这种高高在上的词去judge别人的个人选择。

这种行动,和给乳糖不耐的人灌牛奶、逼不能吃辣的人吃辣椒、看别人拉肚子了满头大汗了还讥笑一句“你怎么这么弱”差不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蚁鴷属于啄木鸟科,遇到危险时会拟态蛇。

补一个视频,怕蛇的真的不要点开,这不是演习。在我看来,这种鸟的拟态比真正的蛇更瘆人。可能也是一种可怕谷效应吧。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3516068/?redirectFrom=h5www.bilibili.com
★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,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★。
本文链接:http://yinshanyanke.com.cn/358.html

最后编辑于:2021-05-03作者:admin

上一篇:
上一篇: